韦名小说:鹅飞时

时间:2019-09-11 08:00:01 来源:99健康网 当前位置:亚欣说三农 > 教材 > 手机阅读

鹅飞时

韦名 


湖不大,瘦瘦长长,湖水却和天空一样湛蓝。湖边,亭台楼榭,白杨挺立,新柳含露,翠竹摇曳。湖里鱼儿成群,时而浮出水面,时而没入水中。岸上的景像倒映在水里,恍如地上一个世界,水里一个世界。

一对被湛蓝湖水邀约而来的天鹅,如同两朵硕大的白莲般盛开在水面。

第一天上班,途经湖畔的那一刻,我惊叹这湖的美,真是人间仙境啊!

好景看久,竟然熟视无睹。要不是那日又一次走过,遇见一老者在湖边拍照,我竟对城里八景之首的掠燕园无动于衷了——也难怪,天天上班下班,日日忙忙碌碌,对美的生活疲倦了。

那天早晨,天空水洗般蓝。早早起来的太阳,又格外辛勤地照料着世间万物。

远远地,我就发现湖边亭子里,有个老者托举着相机,对着湖里。

走近了,才发现老者坐在轮椅上。老者梳着一头齐整的银发,穿着一件洁净的灰色夹克上衣,脖子上吊着相机,两个胳膊肘分别撑在轮椅上两腿膝盖处,一手托举着相机,眼睛全神贯注聚焦着湖里一对悠闲休憩的天鹅,一手似乎随时准备按下快门。

湖里的这对天鹅,长着白瓷般光洁的羽毛,曲颈低头,似沉思,似小憩,闲雅胜如仙子。

老者托举了一会相机,感觉湖里的这对天鹅睡熟了,一时半会醒不来,于是轻轻放下相机,拿起轮椅边地上的杯子,喝水。

“早上好。拍照呢?”我在老者身后驻足站了一阵子,不忍心打扰老者的专注,直到老者喝水休息,才和他打招呼。

“早上好。是的。”老子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,眼睛又盯回了湖里,生怕一不留神,湖里的天鹅被人盗了一般。

“这景好。蓝天白云,湖天水色,竹影倒映,鱼游鸟戏。”许多年没这么文艺,也没这么感叹了,人心情好,居然口出诗意。

“我在拍天鹅。”老者无意听我抒怀。

“天鹅之飞铁为翼,射生小几空看得。”我随口吟出了辽人萧总管的诗。

“飞翔最美丽!”老者这回也诗意起来,“我只拍飞翔的天鹅。”

湖里的天鹅似乎听到了我们说话,一只伸了伸细长的颈,一只侧了侧脑袋,都露出了鲜红的喙。

“您继续。”我抬起匆匆走路的脚,和老者话别。

那日下午,下班回家又经湖边。太阳已掉落山下,只留西边一片彩霞。万丈霞光下,湖里披上了金纱,蓝蓝的水,绿绿的树,瞬间都变成金黄色。湖里白如雪的天鹅也镀上了一层金。坐在轮椅上的老者,霞光一半落在身上,一半被树叶掩着,整个人被分成了两半,一半金黄,一半灰黑。

“还在拍呢。”

“是的。是的。”

有了早上的交流,我和老者俨然像老朋友一样。

“拍到天鹅飞翔了么?”

“没呢!”

霞光隐去,天地间渐渐暗淡下来,湖里的一对天鹅也把头藏在了翼下,似乎准备入睡。

“天鹅要休息了。”

“我也回家了。”

“我帮您。”我走前两步,准备帮老者推轮椅。

“不用了。谢谢!”老者说着利索地收拾东西,然后两手推着轮椅,缓缓朝亭子外走,“我就住在附近。”

第二天,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,我如常出门上班。

远远的,我又发现了湖边亭子里的老者。

“又来拍照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这一天,我急着上班,没和老者多聊,匆匆走了。

当天傍晚,天上无晚霞,天黑得快。下班前有人找,迟了点离开,经过湖边时,天几乎黑了,不见了老者。

我心想,老者或许拍到天鹅飞翔,早早回家与人分享了。我也似乎看到了湛蓝的湖面上,一对天鹅迅速张开宽大的翅膀,逆着微风,优雅地、轻盈地腾空而起,直冲云霄的壮美画面……

不料,第三天上班,我又遇见了老者。还是坐在轮椅上,还是脖子上吊着相机,还是两胳膊肘分别撑在轮椅上两腿膝盖处,一手托相机,一手准备按快门。

“还没拍到呢?”

“还没呢。”老者毫不沮丧。

那天晚上,我有应酬,吃完饭坐车回家,没经过湖边。随后几天,我出差了。出差回来,早晨上班,我又远远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老者。还是每天见到的标准动作,不同的是,那天早上秋风起,老者一头齐整的银发被风吹散了,耷拉着,如乱云飞渡。

老者却如我第一次见到般从容。

“还来拍照呢。”

“是的。习惯了。”我没问老者定格到了天鹅飞翔没有,老者却主动说,“一周了,相机里还是空白呢。”

“……”我有点吃惊。

“天鹅一定会起飞的。”老者从容地安慰我,“一定能拍到飞翔的天鹅。”

岸边,风停了,空有一身高大挺拔枝干,却长出无数弱不禁风枝条的柳树,静静伫立着。

我为老者感到惋惜,我也惊叹老者的执着与坚守。心里突然怨恨起湖上这对不谙人情世事的天鹅。我真想从地上捡块小石子朝水里扔,把正在湖里挺脖昂首、如将军般悠闲游荡的这对天鹅惊吓起飞。

“被惊吓起飞的天鹅,眼里写满恐惧,全然没有天鹅应有的雍容华贵和优雅大气,更少了那种王者之尊,这样的照片,不拍也罢。”老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。

我更惊叹老者的执念,不敢俯身捡石头,连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下来,生怕惊吓到湖里的天鹅。

“我会天天来的,直到拍到天鹅起飞。”老者看着我离开时失落的神情说。

如是一月,老者天天来湖边亭子里拍照。

我知道,这一个月里,老者一次也没拍到湖里那对天鹅起飞——我问过了公园管理处,为什么没见天鹅起飞?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天鹅不会飞。因为,湖里的这对天鹅是从外面引进来的,公园管理处怕它们飞走了,对它们进行了特殊处理——断翅,即把这对天鹅各一侧翅膀尖端的指骨截断。这样,既不影响天鹅其他活动,又能使天鹅产生不平衡感,不能起飞。

原来如此!得知真相的那一刻,我如坠冰窟窿。我想告诉老者,让他不再徒劳,天天来湖边守着天鹅起飞。可我又不忍心毁灭老者的执念。

“早上好,又来了。”

“早上好,上班呢。”

往后,这两句成了我和老者每天见面频率最高的话。

转眼,我到这个城市工作一年了。一年里,老者天天如是,每天早早到亭子边,守着天鹅起飞。在一个无阳光无晚霞的下午,我再也忍不住了,告诉老者真相。

“我知道。”听完我憋了大半年,又恨又气的叙述,老者居然一脸平静。

“您知道这事?”

“这是我经手的。”老者刻意把事情说得轻描淡写,“那时我是这个公园管理处的管理员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鸟没了翅不能飞翔,就如人断了腿不能走一样不幸。”老者拍了拍他吊在轮椅上的腿,“没了腿,我更感同身受。”

“知道了,您还来?!”

“我就是来陪陪它们,或许有一天,它们会起飞。”老者停了停又说,“我坚信,我一定会拍到天鹅逆风而起,优雅又大气的雄姿。”

我怔怔看着老者。

老者一如既往,每天如上班般,风雨无阻,来湖边亭子里守候天鹅起飞。


 (本文汕头日报2019年1月3日首发)


上一篇长篇小说〈生命无悔〉五十一

下一篇小说连播:活(4)

相关文章:

教材本月排行

教材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