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百般刁难女友仍愿嫁我,正感动婚礼当天女友带着100万失踪了

时间:2019-12-01 08:00:01 来源:第一时尚秀 当前位置:亚欣说三农 > 频道 > 手机阅读
母亲百般刁难女友仍愿嫁我,正感动婚礼当天女友带着100万失踪了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懒懒的指甲

1

许雅兴在一场宴会上认识了程橙,两人一见如故。程橙说她原本不喜欢参加宴会,觉得挺无聊的,奈何没男友,眼看着就要变成大龄剩女了,不得已才来宴会上钓金龟婿。于是,许雅兴将吴安介绍给了程橙。两人一见如故,很快便认定了对方。

今天是程橙上门见家长的日子。

吴安在饱和酒店定了一桌酒席,带着程橙在包间里等候。

“刚打了电话,我妈马上就到。”

“嗯,没事,不急。”

吴安奇怪的看着程橙,“你不紧张吗?”

“已经紧张过了,这临了还就真不紧张了。”程橙笑着,又反问:“越紧张越会出糗,难道你想我出糗?”

吴安打哈哈之间,吴母到了。程橙打了招呼又献上见面礼后,问及吴父。

“他呀,一大早就神神经经的出门了,别管他,一会儿他来了喝口茶就行。这看儿媳妇儿的事啊,还得我来。”

程橙听到“儿媳妇”一词便羞涩的低下头。

吴母说了很多,总的来说就是要程橙三从四德,以吴安为先,以吴家为家,不能吃里扒外。话虽说得婉转,但也改变不了打压程橙的事实。

吴安暗中捏了捏程橙的手,让她安心听着就行。

程橙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,简直是,是可忍孰不可忍!就在她快要暴走之际,一个长袍老人兴冲冲的走进来。

“哎呀,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幸亏今儿出去了,运气好啊!碰着一个傻缺,说被鬼缠,几张符纸就五百块。哈哈,太特么爽了!”

老人边说边脱长袍,又从长布袋里拿出一包湿纸巾,抽出一张在脸上胡乱抹几下……

看得程橙目瞪口呆,之前的怒火也莫名其妙的没了。随后她嘴角一抽,原来吴安的爸爸是个江湖骗子……

“死鬼,也不去洗手间弄好了再来,没瞧见有外人在啊?”吴母翻着白眼,瞪他。

“老人”看向程橙,笑道:“这是程橙吧?我是吴安他爸,都是一家人,不介意的啊。”

程橙得体的笑着。

吴父看看几人,“怎么了?都吃饭啊。”

“都吃完了,小安啊,结账。”

“别啊,我还没吃呢。”

“吃什么吃,回家吃面去。”

吴安起身出去结账,随便拉走了程橙。

“不是说十二点吃饭吗?”现在才十一点五十,可是饭局已经结束了。吴父哼一声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。这是小安的幸福,我不准你搞破坏。”

“小安是我儿子,没人比我更希望他幸福。我只是想替他好好把关。”

“相人你能比得过我?是人是鬼,我一眼就能瞧出来。”

“呵,刚刚可瞧了好几眼,瞧出什么了?”

吴父瞪她一眼,懒得和她说!

2

程橙的父母都在国外,回来一趟不容易,何况大家都有工作,忙着呢。于是吴安在网上见了一回家长。程橙的父母对吴安倒是很满意。

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攻克吴母!

吴安把程橙带回了家,吴母倒是做了一桌子菜,看着还不错。程橙的心微微放下了一点。

吴父很是客气,招呼程橙坐下,又是问候又是倒茶的。看得吴母鼻子直喷气。

“去买瓶酒回来,程橙还没给你敬酒呢。”

吴母将吴父支走,又开始教训程橙。最后连吴安都看不下去了。

“妈,好了,你说的程橙都知道。快吃饭吧,我都饿死了。”

“吃吃吃,早晚让你没得吃!”吴母瞪了不争气的儿子一眼,进了厨房。

吴安好生安慰了程橙一番,可程橙的心情还是很低落。任谁被人数落得一无是处,还被逼着接受女德那一套,心情都不会好。程橙是忍了又忍,若不是吴安终止了他妈,她怕是要“拍案而起”了。

“我看我还是走吧,这饭,我吃不下。”

吴安拉着她,“别呀,你别看我妈这样,她就是嘴巴厉害,那恶毒的事她是做不出来的。不然,我爸也不会老顺着她了。你看,我爸很随和吧?他没讨厌我妈,就说明我妈不坏。她就是,就是太在乎我了,生怕我娶个不好的媳妇。”

“我明白,我妈也这样,没见你之前,她也老怀疑你不好。”

“嘿嘿,还是我有魅力吧?见一面就搞定丈母娘。”说起这个,吴安很是自豪。

程橙放松了一些,喝了一杯温水,身体回了暖,人也不难受了。

吴安去厨房帮忙,本来应该是程橙去的,可程橙实在太怕吴母,只好让吴安去。

程橙打量着吴家,不算富有但也是小康水平了。墙边有一排收纳柜,玻璃门,很容易能看到里面的东西。除了几瓶看不出档次的红酒,其他的都是杂物。其中一个钓鱼竿,占了整整一排。

吴安很快出来,对着程橙伸了伸舌头,程橙有一股不好的预感。果然,吴母拉着脸,端着菜出来。

“在我家,男人是不能下厨房的。虽然小安说是他自己要去的,可我儿子什么德行我知道。程橙,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。你会做饭吗?”

“会一些简单的。”

“这可不行,至少要会煲汤……”吴母又开始了她贤妻良母的课程。

程橙不敢看着她的眼睛,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东张西望,于是将视线下移。哇喔,好大好纯的一根金项链!老是老气了些,但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。

吴父回来,程橙一改之前弱弱的样子,主动夹菜敬酒,再加上吴父和蔼可亲的性格,这顿饭倒是吃得其乐融融。明显,程橙比较喜欢吴父。在一定程度上,吴父还是能治住吴母的。这也是她肯继续和吴安谈恋爱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除去吴母的因素,程橙还是很满意吴安的。那次上门与吴父一番融洽相处后,他们更是肆无忌惮的制造恩爱秀。

蜜里调油的两人,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绑在一起,于是吴安向程橙求了婚。

浪漫的海边餐厅,浪漫的音乐,起哄热闹的看客,以及超级大号的橙子!

“嫁给我吧!”

“嫁给他!嫁给他!嫁给他!……”

程橙看着面前的戒指,眼里闪烁着幸福的泪光。她伸出左手,将中指给他。

套好戒指后,吴安嘿嘿一笑,“老婆!”

不嫌热闹的看客见没热闹可看了,也都散了。程橙很是喜欢那个橙子头套,吴安就跟那个工作人员买了下来。

程橙抱着橙子,靠在吴安怀里。

“你妈那边怎么办?”

吴母不同意他们结婚,却也没有坚决反对,只说两人相识时间太短,让再处处。那头才说完这话,这头吴安就跟她求婚,程橙很是意外。

吴安掏出手机,拨了号码。

“妈,我跟程橙求婚了……妈,您别……瞧您说的……反正事已成,就这样。”

听吴安的话,程橙就知道没那么容易。吴安捏了捏她的手,“放心,无论如何,她都是我妈,她不会怎么样,只要我坚持,她会同意的。”

“吴安,我有些害怕。”

“别怕,一切有我呢!”

吴安拍胸脯拍得哐哐响,直接把自己拍咳嗽了,惹得程橙哭笑不得。

吴安拿出一个盒子递过去,程橙打开,是一个晶莹剔透的镯子。

“祖传的,拿着吧。”

“这……你妈怕是不会同意。”

“我家就我一个,这镯子不传给你传给谁?还是说你不想嫁给我?”吴安捧着程橙的手,如宝似得吻了一下。

程橙嘟着嘴,嗔他一眼。“就你会献宝!”

“我偷偷告诉你,这镯子啊,是我妈让我给你的,她说先用镯子把你套着,免得你跑了我就没媳妇儿了。”说完自己呵呵的笑起来。

程橙绷着的嘴再也绷不住了。她想,算了,她算是栽了,是苦是甜,她都受着吧。

3

吴安与程橙的婚事提上日程。

结婚要花很多钱,吴家虽然有钱,但那些都是吴父吴母的养老钱,吴安不想动。

“我爸妈苦了一辈子,我不想让他们还为我的婚事操心。”

“他们总归是要咱们一起养老的,现在帮你一点儿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我是一个男人,娶媳妇儿这种事怎么能靠父母呢?你放心吧,我也是有存款的人,只是钱借给一个哥们儿做生意了,一时拿不出来。我先找别人借点儿,等我那哥们儿还钱后再还他。”

一个懂得靠自己的男人,果然很有魅力啊!程橙瞬间被说服,她想了想,道:“找别人借总是欠了人情,不如找我姑父借吧。都是亲戚,怎么都好说。”

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咱们还没结婚呢。”吴安有些犹豫。

“咱们不是马上就结婚了嘛,我姑父很好说话的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听到程橙话音转折,吴安急切的问,话出口后才觉得不妥,脸色有些尴尬。

程橙笑了笑,“只是毕竟你没有见过他,虽然有我出面,但名义上是你借钱,所以我想是不是送点什么。”

吴安肯定道:“那是必须的,不知你姑父喜欢什么?”

“他平时也就喜欢钓鱼,不如我们买个鱼竿送他吧。”程橙突然想到什么,又道:“我上次去你家看见你家橱柜里就有一个鱼竿,看着还不错,不如拿去送他?”

吴安有些犹豫,“那鱼竿……”

程橙沉脸,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“不不不,送送送。”

吴安顺利的从程橙姑父那里借到了三十万。程橙觉得有些多,可吴安说他想给程橙一个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婚礼,又承诺他有钱还,程橙这才放心。

吴安每天忙得昏天暗地,好几天都没联系程橙。程橙不高兴了。一通电话打过去,好一顿骂。

再次见面,吴安挺委屈的,“我也是不得已,早知道我就多借点钱了。”

“三十万还不够?”

“不是的,是我们的新房。我觉得我家的房子又旧又小,想买一个大点的新房,可是钱不够,只有去租。可找了很多,也没满意的。”

“那你家的旧房子怎么办?”程橙有个小心思不能直说,只能拐着弯问。

吴安愣住,“当然是我爸妈住啊。”

“他们不跟我们一起住吗?”

“难道你想跟他们一起住?”

程橙猛的摇头,能单独住谁又愿意跟长辈住?何况是吴母那样的人。

吴安看穿她的小心思,抿着嘴笑,惹得程橙恼怒不已。

为了自己未来的幸福,程橙豁出去了。“要不这样吧。我姑妈有套房子一直闲置着,说过要装修但一直没动。不如让她出钱,我们去装修,等结了婚再还给她。”

“啊?这样也行?”吴安目瞪口呆。

“结婚是喜事,说不定给后来住那房子的人带去幸运呢。我姑妈肯定同意。”

吴安考虑了一阵,道:“这,好像有点占便宜吧。”

“嗨,那有什么,送个礼,就跟我姑父一样。”

“还送钓鱼竿?我家没有了。”

“傻呀,他们一家,要两个钓鱼竿干嘛?送个别的。”

“送什么?”

“嗯……我姑妈特喜欢金子,什么金首饰都喜欢。女人嘛,送首饰再好不过了。”

吴安思来想去,觉得把吴母脖子上的金项链送去还是比较划算的。他费了三吨口水终于勉强说服吴母,拿着金项链交给了程橙,换来一套房子暂时使用权和四十万装修预备金。

4

吴安很是感激程橙,于是大包大揽的包了所有装修事宜,还不透漏进展,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。

程橙本来就不喜装修材料的味儿,再说没完工也看不出什么名堂,所以她也乐得自在。她唯一的任务就是试婚纱,找一件最满意的婚纱。吴安说了,往最好的挑,钱不是问题!

于是,程橙挑了一件国外名牌设计师的作品——天使的眼泪,要价十万!

吴安眨巴着眼睛,是金子做的啊!

程橙知道先前从姑父那儿借的三十万花得差不多了,光婚庆公司和酒店就去掉了大头,吴安没钱了。

“我还是选个便宜的吧……”

吴安看着程橙朝外走去,她不开心了,他知道,可是他真的没钱了。经过一番心理挣扎,他冲过去拉住她。

“就买这件。”

吴安请求店员帮他把婚纱留着,保证一天之内带钱来买。回家后,与吴母说要卖房子。

“你疯了?就为了给她买个婚纱就要卖房子?”

“妈,咱们已经得了她七十万,以后搬家,房子不照样要卖?”

吴母有些犹豫,好不容易有个家,这么快又要没了。也罢,迟早要卖。

就这样,吴家的房子卖了三十万,花了十万买婚纱。

程橙小心的问:“你妈骂我了吧?”卖房给儿媳买婚纱,是个婆婆都会骂。换她她也骂。

“不高兴也是常理,不过你出的比我家多多了,我家出这十万也不算什么。”

“那以后他们住哪里?”不等吴安说话,程橙接着道:“不然这样吧,让他们跟我们一起住新房,等以后我们买了大房子再搬出去。”

吴安抱着程橙,使劲儿拥她入怀,感激道:“老婆,谢谢!我们一定会幸福的,我保证。”

程橙点头,她知道,他们会幸福的。

当天晚上,程橙买了许多礼物去了吴家,不管怎样她都要安抚一下吴母的心。

吴父是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房子卖了的事,气个半死。

“真是一家的败家子!”

吴母最讨厌吴父整天无所事事,到处坑蒙拐骗,卖房子时特意不跟他说。现在把他气得七窍生烟,她心里舒服极了。

她招呼大家吃饭,“吃饭,吃饭,明天就要搬家了,今天好好享受最后一晚。”

吴父奇怪的看着程橙,却也未说什么。程橙松了一口气,埋头吃饭。

当晚,程橙来了大姨妈,肚子疼。吴安心疼她,让她留宿。

两人马上要结婚了,吴父吴母也没那么多讲究,何况程橙不方便,什么也做不了。于是程橙与吴安睡在了一个屋。

晚上两人躺床上说着悄悄话。程橙问婚后谁掌财政大权。吴安大方的大手一挥,“让你管!”

程橙得意得像个偷吃的小老鼠。

“那现在你家是你妈在管吗?婚后让她交给我,她愿意吗?”

“现在是我管,钱都在我卡上,我每月给她生活费,或者她要买什么就跟我说。”

程橙惊奇了,“她肯?”钱只有握在自己手里才安心,吴母那样强势的人居然不管钱!

“她呀,从前不知道怎么用信用卡导致逾期没还,上了信征黑名单。以前钱少还好,现在资金出入大了,银行那边手续就多,不如我管还简单些。”

“哦,这么说婚后,只要把你的卡给我就行咯?”

“是呀。”吴安揪着程橙的小鼻子,笑道:“这还没结婚呢,就惦记着我家的财产了?”

程橙骄傲的鼻孔朝天,“迟早的事儿!”说着便掏出一叠纸。“蜜月旅行我想去马尔代夫,老早就想去了,可是一个人去实在没意思,现在有你在,一定很好玩。这些是旅行社合同,我都看过了,你赶紧签字付钱!”

程橙一副被人宠溺的小女人嘚瑟样,吴安配合的露出奴才脸,拿着笔不停的签着大名……

5

婚礼的日子终于来了,饱和酒店一派花团锦簇,浪漫温馨。

主持人站在台上,面色僵硬,宛如一尊雕塑。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可台下只有一个嘉宾!而这唯一的嘉宾亦是一脸懵逼。

许雅兴放下手机,脑子一片空白。

主持人忍不下去了,“新郎新娘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叫不知道?”

“电话关机,当然是不知道了。”

“关机了就去他们家!”

许雅兴有点不想掺和。这媒是她保的,如今出了岔子,很可能是天大的岔子,她本能的想逃避。

可主持人急死了!这场地的一花一草,一桌一凳都是钱啊,那个混蛋王八蛋还没给钱呢!他雄心勃勃的接了第一单,尽心尽力的做好每一个细节,居然落得个如此下场,回去没法交代啊!

脸都丢尽了!

主持人苦苦哀求,许雅兴左右为难。这时,酒店大堂经理急忙跑过来,要求加入。理由是吴安在酒店定了高级席面,整整十桌,都没给钱啊!

主持人与大堂经理面面相觑,不由的想起吴安忽悠他们的情景,简直是要命啊!

许雅兴默默的给两位点了两只蜡烛,心里也生了一丝愧疚,于是不再犹豫,带着他们一起去了吴安家。

可是——

旧家,人去楼空。

新房……还是毛培房啊!

主持人提出去新娘家,许雅兴脑子轰隆隆作响。她不知道啊!她从没有去过!

“哎哟,我肚子疼!茅房,茅房……”许雅兴捂着肚子找厕所,留下风中凌乱的两个大男人。

6

郊区一不起眼的平房,吴父将老婆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“蠢货!蠢货!你们,你们让我说什么好?自作聪明,还处处瞒着我!现在好了,被人骗得血本无归!你们,你们干脆去死好了!”吴父摊坐在地上,哀嚎:“我的棺材本儿啊!”

吴母也是哭的撕心裂肺,那些可都是他们的血汗钱啊!

吴安看着嚎啕大哭的父母,想着到底哪儿出了错?越想脸越白。他,真是猪脑子啊!

7

国外一栋豪华别墅里,坐着一男两女。

“幸好一早就发现他们一家子都是骗子,不然我可要吃亏了。”

中年男人严肃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吴安将钱全部转移,血本无归的将会是你。”

程橙收起得意心思,嘟着嘴,“他不是没转移嘛……”

“这是概率问题,只是你赌赢了而已。做事要思虑周全,准备充分,要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”

“师父,你早就调查过吴安的性格,知道他不会立马转移钱?”

中年女人说道:“当然,不然你师父为什么要借钱给他?你师父最吝啬了,可不会做赔本的买卖。”

程橙讨好一笑,没有师父把关,估计她真的要栽了。她端着红酒,敬对面的一对男女。

“敬师父师母,这一票完美收官。”

男人递过来一个红本本:“这是新的护照身份证,程橙这个名字该换了。”

8

作为骗子的吴家,玉镯、钓鱼竿、金项链可都是好东西,可人心不足蛇吞象,吴安想要更多,于是从程橙那里骗了七十万。想着结婚后把东西偷回来,再带着父母消失。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他结婚前一天疯狂的收到短信,是银行的转账通知。一瞬间,骗来的钱加自己的存款一百多万没了,东西也回不来了!连他买的那件婚纱都是假的,十万块买一件几百块的假货!

他这才想起来,程橙住他家的那晚,借着报蜜月旅游团的机会,让他签署了很多文件。前面的确是旅行社的合同,可后来他没耐心买看下去,满脑子都是堆积如山的钱,于是刷刷刷的签个精光……(作品名:《三十六变》,作者:懒懒的指甲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。

上一篇免疫联合治疗肿瘤的原理和探索

下一篇2018慈善名人榜,王源王俊凯易烊千玺全上榜,蔡徐坤的粉丝亮了

频道本月排行

频道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