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| 风尘(十二)

时间:2019-12-02 08:00:01 来源:重庆之窗 当前位置:亚欣说三农 > 学习 > 手机阅读


第十二部分


王二娃忙把二丫拉到一边,给二丫讲瘸山出事儿的经过。原来瘸山中午在王二娃家的租房吃过饭,说是要到超市给娃儿买奶粉和米粉,说东西买好了给王二娃打电话,让他开车来接他,送他回山寨。也就过了半个小时,王二娃接到了瘸山打来的电话,说东西都已买好,让他开车过来,他在兴隆超市十字对面电话亭前等他。王二娃的车就在附近不远的新华街待客,接完瘸山打来的电话,就开车向兴隆超市十字赶过去。也就七八分钟的时间,当王二娃从对面路口转到兴隆超市十字时,看到十字路口围了好多人。出什么事儿了,王二娃这样想着,快速把车停靠到路口车位,也凑了过去,当他从围观的人群里看到眼前的场景时惊呆了。只见瘸山躺在地上的血泊中,头发上沾满了鲜血,已奄奄一息,地上散落着五六袋娃娃奶粉和米粉,一辆皮卡车横卧在路旁绿化带的水渠里,车头顶在一颗槐树上已严重变形,司机吓得跪在瘸山身边哭着不知如何是好。王二娃见状,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边给交警报案边快步走上前去:“还哭什么,快救人。”边说边弯腰抱起瘸山向停在车位的自己小车跑去,那位司机也回过神来,帮王二娃把瘸山放在车座上,自己坐在旁边扶着,王二娃急忙上车,开车向县医院驶去。他们刚走,两辆交警车就过来了,一辆跟随王二娃的车驶向医院,一辆停在出事地点,交警丈量,拍照,取证,向目击者询问,笔录,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一会儿工夫,一辆拖车来把出事车辆拖走了,交警车也开走了。据目击者称,那辆出事车转过弯穿过十字路口时,因车速太快刹车不及,没防着就撞到怀里抱着食品箱,已走到路口中间的瘸山,结果因刹车和打方向太猛,自己车一头撞在了绿化带水渠里的树上,悲剧就在瞬间发生了。

王二娃车开到医院大门口,下车和肇事司机,还有随后赶到的交警把瘸山送到医院急救室,医院简单登记后用急救床把瘸山送进急救室,立即组织医生开始施救。交警把肇事司机和王二娃叫到医院办公室进行了询问,笔录,让王二娃给瘸山家属打了电话,让肇事司机到医院收费窗口,把随身带的六千元现金先押了,就把肇事司机带走了。

“谁叫二丫?赶快进来。”急救室门开了条缝,探身出一位带着白帽子和口罩的女护士,她向楼道里呆立的人们瞥了一眼急切的问道。“我就是。”抱着娃儿的二丫答应着,跟护士进了急救室。人们前挪着脚步想看个究竟,急救室的门却在二丫身后“哐”的一声关上了。

急救室的病床上,头上裹着白纱的瘸山鼻子插着管子,罩着呼吸机,眼睛微睁着,见二丫抱着娃儿进来,胳膊微微抬起了一下,眼角含着一丝眼泪。二丫坐到病床前,伸出手指轻轻握住瘸山的手,在场的医护人员见状都走出了急救室。急救室外的人们都围了上来:“我儿瘸山怎么样?”瘸山爹爹眼含泪花,急切地问。“手术做了,脑部挤压特严重,失血过多,生命体征很弱,恐怕……”手术大夫打住了话。“大夫,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。”瘸山爹爹“扑腾”一声就跪在了手术大夫面前,他心力憔悴,老泪纵横,抓住大夫的手使劲摇着,手术大夫和在场医护人员,忙把他拉起安慰道:“我们已尽了最大努力,若病人生命体征强,不出意外,还是有希望的,我理解大家的心情,现在大家要克制,等待,安静。”

“二……丫,照顾……好爹娘……和娃儿。”瘸山吃力地从微张的嘴里吐出断断续续的话,手指在二丫握着的手里微微动了一下,二丫把脸凑到瘸山脸上才听清,二丫泪流满面,点头应承着,把娃儿抱得靠近瘸山的脸,让他多看看孩子。“二……丫,我早—知道,这—这孩子不是我的。”瘸山看着孩子模糊的脸庞,苍白失血的脸上挤出一丝不安的微笑。“瘸山,你胡说什么。”略显吃惊的二丫止住了哽咽,握瘸山的手指微微抖了一下。“一定……要把孩子……养……养大,他—他是吴……吴家的。”瘸山拼了最后的力气说完这句话,头歪向一边,永远闭上了眼睛。只有那只被二丫握住的手还停在她手心。二丫见瘸山头歪向一边没了声息,她呆呆地望着瘸山痴痴呢喃道:“瘸山,娃是我们的,你不要乱想;我要你好好活着,看着我们的儿子成长。”她见瘸山并没睁开眼回应,立马惊慌失措的喊:“大夫?快来看看瘸山怎么了。”急救室外的大夫立马推门而入,急忙走到瘸山头边检查一番,然后停下手摇摇头说:“他走了,去准备后事吧。”二丫听着就伏在瘸山身上大哭了起来。娃儿也惊得在二丫胳膊弯里哭了起来。瘸山娘知道儿子去世的消息后,哭得死去活来,几次休克,医院楼道里哭声一片,医护人员和王二娃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他们安静下来。

瘸山在医院太平间被放置了三天,后经县交警大队,瘸山家人,寨子里老支书与肇事人三方私下协商,以肇事司机赔偿瘸山爹娘养老费8万和孩子抚养费12万元而结案。在县交警大队签了协议拿了钱,瘸山爹娘和二丫把瘸山运回到山寨。瘸山出殡那天,二丫一身素白,哭成个泪人儿,看着灵车在黎明中缓缓驶出山寨,二丫悲伤中心乱如麻,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。

(未完待续)


作者

马幸福

马幸福,金塔县人,在《甘肃日报》《酒泉日报。飞天周刊》《北方作家》《诗海潮》《乡土文学》《长江诗歌》《大西北诗人》《星星》《南京诗刊》《江山文学》等报刊、杂志、网媒发表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、报告文学等作品200多篇,偶尔获奖。

责任编辑:芦苇、东北汉子

>>>图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<<

作者更多作品

现代诗 | 割一把秋,把十月装进背篓(外两首)·马幸福

现代诗 | 谁是我河流里酝酿风景的人(外两首)·马幸福

小说 | 风尘(一)

小说 | 风尘(二)

小说 | 风尘(三)

小说 | 风尘(四)

小说 | 风尘(五)

小说 | 风尘(六)

小说 | 风尘(七)

小说 | 风尘(八)

小说 | 风尘(九)

小说 | 风尘(十)

小说 | 风尘(十一)

公众微信号 : bofengyasong

QQ群号 :363152183

投稿邮箱:2979212865@qq.com

长按二维码关注博风雅颂



一群文学执着追寻者的原创基地,汇集了零五年起博客时代优秀圈主及写手,清新的散文诗歌,犀利的评论杂谈,雅美的音乐书画,趣味入胜小小说,于碎片时间里,煲淋鸡汤,抚慰疲惫。博风雅颂,文学互联网+,期待邂逅睿智、寻找、阅读、纹字、分享的你。

博风雅颂文学平台

编辑团队

CEO、社长:博爱忠平

执行社长:晚风

散文社长:疏勒河的红柳

诗词社长:西湖之鱼

音画社长:蓝色天空

小说社长:芦苇

诗歌社长:金戈铁马

评论社长:诗奴

校稿编辑:梨花

西北创作基地总编:马幸福

社长助理:koan

散文主编:雨菡

诗词主编:梦吟

音画主编:蓝洁

小说主编:张春明

诗歌主编:文墨飞扬

评论主编:一抹幽蓝

排版编辑:无欲

上一篇盘点近年来最好玩的网游!国产游戏即将崛起?

下一篇家装过程中,门槛石有什么作用?该如何选择?

相关文章:

学习本月排行

学习精选